mercer

T:想给自家oc 找个朋友(大家用自家oc语气聊聊天吧)

嗯,你好……什么……你想与我同行一段路?嗯……(悄悄示意身后的同伴)可以是可以,只不过……要先让我看看,你是不是那“海里的东西”……

又品了一遍剧情之后变成了白毛派……

角你怎么这么喜欢画白毛美男/女,xp被狠狠修改

就是一个潦草的第十章剧情有感

看到血魔大君说要把Logos的舌头割下来给他妈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好大声(?

COA5应援预热

“无所畏惧的英雄海”

爱丽打ut了啊!!!!

之前有个画alextale的老师,快来!!!!你的梦想成真了啊!!!!

是我的手书宣传!!!

这边也宣传一下,做了一个狼崽子们的手书,不要脸来求个赞

【【第五人格】狼队的请给我一杯malk-哔哩哔哩】 https://b23.tv/avpsUgq

画一个安艺的小立卡!

劣质的烟

Logos从精英干员的葬礼上离开时和平时没什么变化,但正是如此,煌才有些担心。正要叫他,被misery拦了下来。

Misery也并没有什么举动,只是看着logos离开的背影,沉默着。

 

 

输入密码,打开房门,关上房门。

Scout的房间里堆着一些枪械的零件,茶几上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汽水。Logos放下自己带来的储物箱,开始给他收拾东西。

其实真正属于scout的东西并不多,几本卡兹戴尔语的书,一本日记,一幅墨镜,两套私服。翻东西的时候logos还从鞋柜低翻出半包烟,说是烟,也只是用纸草草的把烟叶卷起来,但由于是放在一个铁盒子里的,那四五支烟意外的保存完好。

Logos看着那半盒子的烟,把他们放到自己的大衣口袋里。

 

 

遗物盒交到凯尔希手上,logos离开了医疗部。他走进工作间,但在门口,他站着,突然又不想进去了。

咒术推来一张圆椅,他坐着在门边,脑袋轻轻地靠着墙。

工作间的灯好亮啊。

 

 

那天晚上logos通宵处理了大量的文件,工作间的灯只有他的亮着。

 

 

大概是切城事件告一段落的两三天后,他走上了罗德岛的甲板。这里离北边更近了,夜晚的风刮在他的脸上,生疼。Logos任由着风吹乱他的头发,他看着天上挂着的两个月亮,这和自己的家乡景色是如此的像,但曾经是不一样的。

那家伙会在看月亮的时候抽烟,那种烟味道很难闻,是很次的烟草,但是他就喜欢那种烟草。“家乡味道。”他说。

Logos很不能理解,大概是他从没抽过烟。

烟。

Logos下意识摸了摸大衣口袋,scout的烟盒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
他看着烟盒,摸出一根烟,用源石技艺引燃。

好难闻......logos皱眉,把烟夹在手指里,手臂垂到栏杆外面。风很大,所以烟味吹到logos鼻子里也淡了些。Logos闻着那淡淡的烟味,神差鬼使,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。

这烟到底什么味道,他为什么这么喜欢?

家乡味道,卡兹戴尔,对于他来说,卡兹戴尔是什么味道?

 

 

Logos当时并不理解,“家乡味道”,到底是什么味道。

毕竟,他不是生于卡兹戴尔,在烟和家乡味道这一话题上自然没什么发言权。

 

 

于是,logos低头看那支被他夹在手指里的烟,然后拿起来吸了一口。

“咳咳......*莱塔尼亚粗口*这什么.....咳......我*莱塔尼亚粗口*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Logos捂着嘴巴咳嗽,另一只手把烟挪的远远地。第一次吸烟就被瞬间劝退了。Logos咳了好一会才缓过来,他看着手里的、只烧剩下半支的烟,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没有把那半支烟扔掉。

烟燃烧着,logos把头埋到另一只手的臂弯里。他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难受,后面才意识到,自己哭了。

这什么垃圾二手烟,恶心死了。他想着。

可那支被他夹在手指里的烟一直烧到没了,火星烫到手上,logos都没反应。

 

 

今天天气真好啊,看得到月亮......

啊,好想拉小提琴。


给各位来点自己在晚修发呆时对Logos的一些思考,也算是一口粮,可以恰一恰了(泣

好饿……好饿……